人類破壞環境能力比不上大自然
2018年11月15日

        雖然可能會被視作「此地無銀三百両」,我仍先此聲明,我是積極支持環境保護的,不但理念上支持,亦在行動上參與,資金上投入。

        我在內地多處都有植樹項目,支持農民「退耕還林」;我又推廣有機種植,協助農民搞生態農場;我還教農民工如何處理電子垃圾,以及向農民推介太陽能與沼氣發電。

        我在環境保護方面所作的努力,不會比光會叫口號的環保分子少。

        然而,我并非環保原教旨主義者,我并非聽了一些環保理念就忽然環保起來的。我是透過社會實踐以及對自然的關注自覺地成為一個環保主義者的。

        我的環保理念是建立在對自然的認識以及對人類的需要之上的。我不會簡單地按別人的標準,就斷定甚么東西環保,甚么東西不環保,并在遇到實際情況時,完全不懂得平衡變通。

        正是這種完全不切實際的做法,才令右翼民粹主義者有機會回潮,令特朗普可以在一定的民意支持下退出巴黎氣候協議。

        我在香港遇過一些環保原教旨主義者,他們心中只有環保信條,卻對大自然缺乏最基本的知識。

        他們高叫要保護地球,卻不知道保護環境是人類的需要,地球根本不需要人類的保護。長遠而言,人類根本沒有保護地球的能力。地球的宿命是給太陽吞并,最終跌入黑洞。

        所以人類所作的一切對地球都是徒勞,環保只是人類想在地球上多住幾個世代吧了。所以那些把環保與人類生活的需要對立起來的環保原教旨主義者根本連環保的初心也忘記了。

        相對大自然的力量,人類真是滄海一粟。環保分子曾為路邊的幾棵樹的生長權,與政府的斬樹部門角力,好像缺了這幾棵樹香港就會缺氧一樣。

        但現實是斬了幾棵細葉榕對香港影響有限,一場臺風就吹倒了幾萬棵樹,漫山遍野都是倒下來的樹,香港人也沒奈何。事情突顯之前為幾棵樹擾擾攘攘那么久實有點小題大做。

        其實,香港政府在施政時早已加入了不少綠色考慮。記得我五十年代初來港時,香港的山頭大都光禿禿,甚少樹木;

        但現在漫山樹木已長得蔥蔥郁郁,反映政府一直有努力,環保人士沒有必要把政府妖魔化。

        所以我相信,政府在構思「明日大嶼」的填海方案時,不可能沒有環保的考慮;只是政府亦需同時考慮香港整個城市的發展需要,以及港人的長遠福祉;兩者必須有所平衡。

        其實,人生在世總會對自然環境有一定的破壞。如果純以居住角度而言,香港遠比新加坡人、荷蘭人、韓國人等住得差;沒有理由別的地方可以填,唯獨香港人不可以填?

        填1,700公頃海,香港人聽起上來很多,但對地球來說只占其海洋面積的二億分之一,影響非常有限。

        現實是地球自誕生以來,由于地殼的板塊不停活動,真是幾經滄海桑田,每次大的變動都引起氣候變化,品種滅絕。只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地球的生態,取決于太陽的質量與年齡,人的影響非常有限。人能夠盡量維護的,只是自己所需的生態環境吧了。環保怎能不考慮人類的需要!

       (轉載自2018年11月15日am730C觀點) 

 

您可能感興趣的其他文章:

山东十一运夺金计划